Android Wear让可穿戴设备“发光” ,将引爆行业革命

Android-Wear-features

美国科技网站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Mike Elgan)在I/O大会上免费得到了一块LG G Watch原型手表。在试用一阵子G Watch后,麦克·艾尔甘开始意识到Android Wear在简化用户生活上“功力非凡”。麦克·艾尔甘认为Android Wear具有革命性意义,它将成为下一个iPad,推动移动行业迎来巨变。

 

“下一个”iPad?

“它又大又笨”,“既然大家已经有了智能手机,还要它来干嘛”,“这是自找麻烦”,“在阳光喜下根本看不清屏幕”,“碰碰就脏了”,“太贵买不起”,“谁会蠢到去买它”。。。。。。

这些都是四年前,业内专家对苹果iPad的评价。

但最终事实证明,他们的观点并不正确,而之所以错误,是因为他们在做出评价时未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缺乏事实依据。很多早期反对者在发表言论前,甚至都未试用过iPad。其次缺乏有远见的眼光,没有想到未来iPad会对全世界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在上周的I/O大会上,谷歌向与会开发者免费分发了Android Wear设备,笔者也得到了一个。然而就在谷歌分发智能手表的同时,笔者听到了不少和当初对iPad完全一样的“抱怨”。

笔者认为,和iPad一样,Android Wear可穿戴设备将广为流行,成为下一个最欢迎的消费电子产品。Andoid Wear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其功能“有限”。听上去也许有些矛盾,但事实是,简约主义才是使它真正强大的地方,而且往往更受消费者亲睐。

 

使用体验

和iPad一样,Android Wear设备看起来和用起来的感觉完全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也许只有亲身试用过的人才能体会。

没错,Android Wear还有缺陷,谷歌和设备制造商也许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以笔者拿到的LG G Watch原型为例,这款设备略显笨拙,且是方形的(笔者个人认为,圆形表盘更好)。

但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已经是现有所有智能手表中,最酷的了。在设计Android Wear的时候,谷歌完全放弃了类似智能手机的图标、菜单和窗口小部件设计,巧妙地利用背景明暗、图像、图标和色彩,将通知凸显出来,让用户一眼就能看清。

谷歌I/O大会后,不少媒体撰写了对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的评论文章。但这篇文章不是评测,只是想让大家了解Android Wear设备用起来效果如何。

笔者每个工作日都要主持一个科技秀的节目。周四做完节目后,笔者驱车去旧金山出席谷歌的的I/O大会,然后获赠了一部LG G Watch智能手表。

I/O大会结束后,笔者马上开车回家。笔者的家在佩塔卢马,从旧金山到那里可是不短的一段路,而且路况并不十分好。当笔者在第一个红灯处停了下来的时候,笔者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平时经常用到,但并不知道其具体含义的词语。

于是笔者将手腕略微抬起(需要说的是,笔者的双手始终未离开方向盘),对着戴在手上的LG G Watch说:“OK,谷歌,盛行是什么意思”。约有一秒钟后,“盛行”一词的含义出现在了手表屏幕上。笔者扫视了一眼,情不自禁发出了“哇”的赞叹称。这时候绿灯亮起,笔者继续驱车回家。

查找单词的意思,也许是可穿戴设备最强大和最有趣的功能之一。这种人与手表之间的交互发生在何时何处,才是真正令人兴奋的地方。扫视手腕就能了解数据是理想的方式,智能手机革命性地改变了人类吸取知识的方式。现在,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将使这革命更进一步。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LG G Watch及时地为笔者推送了数条重要通知。和谷歌眼镜一样,它更含蓄更注重隐私,也更亲密和个人。

所以说,当笔者佩戴者LG G Watch,手腕就成了接收通知、启动语音指令、查阅Google Now卡片的完美“场所”。和iPad一样,使用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的感觉棒极了。

 

“零”隐私担忧

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就像谷歌眼镜一样,不过去掉摄像头和戴在不甚明显的部位,让笔者感觉稍自在了些。笔者佩戴着谷歌眼镜的时候,总是有种怪异的感觉,因为笔者从未在公开场合穿戴过这样一款有争议性和显眼的设备。

佩戴Android Wear智能手表完全不会遭遇别人异样的眼光。和谷歌眼镜不同,它对佩戴者的社交活动负面影响为零。很多与笔者交谈的对象甚至完全没注意到它的存在,它对他人没有威胁,这也使得智能手表更加个性化和实用。

 

杀手级应用

大家谈论Android Wear的时候,都忽略了一件事。Android Wear是首个搭载“杀手级应用”发布的平台。在这一点上即便是iPad也无法与之匹敌。

每一个成功的平台都应当有一款杀手级应用程序。一个平台如果最终失败,也是因为其杀手级应用从未出现。

这种现象最典型的例子是Apple II上的VisiCalc。在丹-布里克林(Dan Bricklin)发明电子表格钱,PC一直是大家业务爱好的玩物。

杀手级应用通常在一个平台发布后一段时间推出。但Android Wear发布时已经具备了杀手级应用Google Now。

Google Now诞生已有一段时间,说它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虚拟助手也不为过。但知道Android Wear诞生前,它一直未能被用得其所。

在Android Wear里,Google Now能自动自觉给用户提供需要的信息。笔者拥有LG G Watch后的第一个早晨,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它显示的天气预报。当笔者在屏幕上滑动时,看到它推送的好友生日以及早上要开会的提醒。最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笔者并没有丝毫在使用某种高科技产品的感觉,一切是那么自然,笔者只是看手表就知道了所有信息。

在开发者为其开发更多应用程序,硬件制造商为其打造更美外形钱,Android Wear+Google Now已经能成为大家“必须购买”的理由。笔者认为在这一点上,iPad也比其逊色。

 

可穿戴革命

Android Wear以及智能手表将引发一场新革命。这场革命或许会改变一些事情,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当然是好事。但在其途中,不可避免的也会遭遇一些问题。

对初级用户来说,Android Wear会将“butt dialing”带到一个新的水平。所谓“butt dialing”,就是用户不小心坐到了手机上,在无意中拨打了最近联系人的电话。

正因为Android Wear采用了“极简”的设计原则,简化了操作,用户在使用的时候才会做出各种以外的爆笑的事情。

Android Wear智能手表会“偷听”用户的谈话,然后执行错误的用户指令。用户也许会不小心触动智能手表,而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例如发短信、叫外卖等。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用户同时戴着谷歌眼镜和Android Wear智能手表,这些设备也许会同时推送手机通知,重复操作。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用户对着自己的智能手表发出语音指令,其它附近能听到这一指令的Android Wear智能手表,也会执行这一命令。这个问题也许只有等Android Wear能像Moto X那样识别主人声音时,才能得到解决。

但是不管怎么说,Android Wear智能可穿戴设备还是大势所趋。就像当初错批了iPad一样,那些批评家们也小瞧了Android Wear的意义。

 

Android Wear是“下一个”iPad。

 

信息编译来源:牛华网
顶部图片来源:amazonaws.com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