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政府给滴滴快的发牌照是共享经济的倒退

wwwebruncom20150203123326shtml2

作者:孙骋

 

钛媒体注:上海市交通委10月8日向滴滴快的专车平台颁发了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俗称“专车”),滴滴快的于是拿到了国内首家专车牌照。在朋友圈一片欢呼声后,“终于合法了”的专车可以给共享经济带来什么真正意义?这是一次共享经济的迈进吗?钛媒体记者孙骋认为:政府表面认可新模式,而合法化了的专车却并未获得真正自由,最多不过只是一小部分人的自high:

如果一切关于共享经济的创新,最终都走向政府审核与牌照制,那么创新只是创业公司寻求阶级流动的一次次循环尝试,并没有什么用。

昨天上海市交通委向滴滴快的专车平台颁发了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这是国内第一张专车平台的许可资质,详情见钛媒体报道《滴滴快的拿到第一张专车牌照,谁会成为下一个?》。

发布会现场标题让人颇为振奋:“约租车模式上海创新与实践——共享经济下的城市交通创新”,看起来政府认可新模式了,是一大进步,上海作为试点城市引领潮流。

但笔者的直觉是:当代上海在政策方面从来都不引领潮流,在几个有关改革的重大节点上,上海往往最趋于保守,这一特质通过上海党媒的发展史可以一瞥。

果然,接下来上海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的几段话,语意微妙:

网络约租车,只代表专车,低价专车不包含在内,约租车的价格要高于出租车,但额度没有确定,需要再协调。

这句话的背景是:上海只有滴滴专车,没有滴滴快车,价格便宜、更多用户青睐的快车,几个月前在上海被扼杀了。而专车价格比普通出租车贵出不少,大部分用户叫车首选出租车,迫不得已才坐专车。所以专车在上海本来就是一个边缘市场,昨天发布会上,政府再次明确要求专车的档次和价格都要高于出租车,未来专车用户只会是小众。

上海交通管理部门,追求的是整个交通系统的平衡、市民出行的便捷、城市交通的通畅。不管是地铁、公交、出租车,约租车、租赁车,都要共同发展,合理规划。

如果要偏袒,永远偏袒公共交通。实践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解决大城市交通,公共交通的优先是唯一的出路。约租车、租赁车作为公共交通和巡游出租车的补充,作为提供给市民多元化选择的宗旨不会变。”

政府偏袒谁、扶持谁,态度很明确:约租车就是对公共交通和出租车的一个补充,共享经济不会是主流,在小众的范围内创新,本质就是自high,蚍蜉撼动不了大树。

低价专车要打击,对于运营平台企业,不仅要有资质,更要有对车辆和司机的管理能力。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许可的标准已经提出,满足标准的企业都可以申请,没有达到标准的都属于黑车,目前神州、易到已经在申请这一经营许可。

政府画个圈,订好规则,接下来就是其它平台主动来接受“招安”,乖乖按照规则来生存,否则就是黑车。政府把滴滴、uber定性为平台公司,申请牌照要符合以下要求:

  1. 平台方具有企业相关资格和所在地的服务能力之外,还需获得互联网业务资质和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平台数据库接入监管平台,注册服务器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车辆通过平台审核后获得运营证,平台还要统一购买运营性的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方承运人责任险。
  2. 司机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从业资格上岗证,平台公司对司机年龄、驾龄、过往驾驶记录等设立明确准入条件,建立培训制。
  3. 平台要严格按照交通部的规定运营。这次颁发专车牌照只是上海交通委的行为,谈不上推广到全国其它城市,也没法让北京广州深圳来学习,因为上海交通委管不了外地的政策。
  4. 原则上约租车比出租车档次更高,政府未来会针对价格和车型的标准设定一个信息库,对于驾驶员的培训和考核制定也制定相关的方案。在保险上的创新,可能是专车创新的重点,并不是用原来运营出租车的保险,也不是私家车的保险,而是另外做一个方案。

一切已然不是共享经济的模样,路人甲们就是有时间有闲情出来开个车挣油钱,政府说你要获得司机从业资格上岗证,你还要交一种既不是私家车也不是出租车的特殊保险,谁还会继续来玩共享经济呢?路人甲们都散了,留下的是专业司机,滴滴快的不过是另一家打车价位更高的出租车公司。

而uber想在中国生存下来,必须要“接地气”,学会中国特色的创业之道。

未来平台公司承担管理的责任,至少要有投诉平台,进入到平台的车,能够准确地被识别。这对uber是巨大的挑战, uber目前内部一切沟通通过邮件完成,导致大多数信息不能及时反馈;司机上传车辆虚假信息也可以通过审核,导致用户叫到的车与网上信息不符合。不过uber脚步也快,昨日宣布正式入驻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了在美国之外的唯一一家独立公司,这部分业务也将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运行,算是进入中国、接受监管的第一步。

随着专车牌照一起面世的,是上海交通委和滴滴公司花了半年时间制定的专车试点管理方案,可以看出这是门妥协的艺术:

  1. 专车定价市场化,上海交通委尊重现在市场上已有的专车业态,也不像出租车管理那样,制定统一价格;
  2. 政府没有规定专车的数量,允许滴滴公司根据市场的需求制定数量,未来通过大数据去找到一个最合理的数量;
  3. 但凡司机车符合标准,都可以运营的,政府并没有要求改变车辆的性质。

滴滴拿到第一张牌照,看起来每一步都踩着钢丝前进。采访间里,记者向程维提问,孙建平主动说: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一旁的程维,两只胳膊撑在椅子两侧,低着头,整个人掩藏在宽大的黑色西服里,闪光灯下,没人看得清楚他的表情。

如果说政府认可新模式是一种进步,那这些条条框框的游戏规则,不得不让人质疑:政府审批是寻租的温床吗?牌照制是否又是一种退步?在改革的过程里,我们不断重复创新、监管、再监管的循环,创业公司努力许久、终其所有,不过是为了政府的一张牌照:“求求你,监管我。”

创新的根本方向到底是什么?取消准入审批,才是真正的创新,但是首先人类要自觉自省,正如加缪在《反抗者》一书中写道:

人可以有不要上帝的自由,当世界的车轮停止转动,而人对现存的一切说是时,才会有完全的自由。

 

 

 

 

文章来源:钛媒体
顶部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

不知不觉UXRen社区官网已经一岁半了, 在这里小编要感谢那么一如既往支持本站的油茶人。

UXRen.cn欢迎油茶人投稿,提供有价值的资讯、线索、点子及建议。

邮箱:contact@13tech.com.cn

注明:本站内容及数据部分来自互联网及公开渠道,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